电竞

煤矿事故频发煤矿安全篱笆如何筑起

2019-10-07 14:07:1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煤矿事故频发 煤矿安全篱笆如何筑起

  近年来,煤矿事故的频发一直困扰着各级政府和煤炭企业。在安全问题上,政府和煤炭企业到底处于什么样的地位?他们又该负有怎样的? 现象——煤矿安全管理“事倍功半”煤炭行业的特殊性,注定了煤矿行业对“安全为了生产,生产必须安全”这条铁定戒律的无法逾越。翻翻煤矿安全生产的历史就会发现,我国对此历来非常重视,相继出台了一批法律、法规和政策性文件,如《中华人民共和国矿山安全法》《中华人民共和国煤炭法》等,并从1998年在全国范围内开展对煤矿实行以安全生产为主要内容的关井压产和煤矿专项整治。山西作为全国的煤炭大省,一直积极贯彻国家有关煤矿安全生产的法律和政策。从上个世纪末至今,我省也相继出台了《山西省矿产资源管理条例》《山西省煤炭管理条例》等一系列地方性法规和政策性文件。另据省纪检部门提供的情况,从2001年至2003年,我省因发生重特大煤矿事故而受到处分的各类人员308人,其中地市级干部9人,县处级59人,科级110人,其他130人,其中移送司法机关追究刑事的72人。这些工作无疑都对推动煤矿安全生产起了一定的作用,但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是我们的煤矿安全管理仍然是被动的、茫然的,甚至是无所适从的。有几组数字至今仍使我们的心情难以平静:2001年11月,我省在9天内发生5起煤矿重大事故,有100名矿工遇难;2002年2月中旬至3月中旬一个月内仅吕梁地区就发生3起重大恶性事故,造成97名矿工死亡;2003年8月的一周之内,我省连续发生了3起煤矿重大恶性事故,造成98名矿工遇难。一起起触目惊心的事故,让我们不得不深刻反思:为什么国家和省市政府花了那么大精力抓煤矿安全整治,却难以杜绝煤矿重特大事故的发生?原因在那里?应由谁承担?根源——安全生产主体在制度上的缺失 应当说,立法上的缺失,政策上的偏颇和体制上的混乱,是造成乡镇煤矿重特大事故难以遏制的主要原因。从现行的立法来看,我国对煤矿的安全立法作了诸多的规定,比如1992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矿山安全法》第20条规定“矿长对本企业的安全生产工作负责”,第27条规定“矿长必须经过考核,具备安全专业知识,具备领导安全生产和处理矿山事故的能力”。第39条规定“矿务局长、矿长及煤矿企业的其他主要负责人必须遵守有关矿山安全的法律、法规和煤炭行业安全规章、规程,加强对煤炭安全工作的管理”。但对于违反这一规定,如何处罚却没有明确规定。只在第78条笼统规定:“煤矿企业的管理人员违章指挥、强令职工冒险作业,发生重大伤亡事故的,比照刑法第114条规定追究刑事”。这个比照条款的内容为:“放火、决水、爆炸、投毒或者以其他危险方法破坏工厂、矿场、油田、港口、河流、水源、仓库、住宅、森林、农场、谷场、牧场、重要管道、公共建筑物或者其他公私财产,危害公共安全,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这个规定显然在实际执行中无法比照处罚,加上多数人认为煤矿生产环境艰苦危险,事故难免,在处理时大多避重就轻,大事化小,象征性给个处分了事,甚至有的处分还不落实。 煤矿的矿长,尤其是乡镇煤矿的矿长对煤矿的安全生产究竟负有怎样的?《乡镇煤矿管理条例实施办法》第22条这样规定,“乡镇煤矿矿长和办矿单位负责人对乡镇煤矿的安全生产负主要领导”。另外,该办法第21条对各级政府和主管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也作了相类似的规定,“省、市、县、乡(镇)人民政府主要负责人和同级人民政府煤炭工业主管部门的主要负责人,对本行政区域内的乡镇煤矿的安全生产负重要领导。”这就是说各级政府的行政长官与矿长的是相当的。但可以看出,这两条规定是空泛的,并没有实质性承担的方式。由此可见,立法上的缺失是导致煤矿主体不明的制度原因。 另一方面,在各类党政文件当中屡见对各级政府在安全方面实行加重的规定。许多文件都规定,各级政府的一把手对安全生产负主要领导,是安全生产的第一人。这对于强化各级政府领导的安全意识,抓好安全工作无可厚非。但从法律意义上分析却值得商榷。法律上的一个重要原则是权利与义务对等原则。即:作为当事人在享受权利的同时,必须承担相应的义务。法律上还有一个重要原则,叫“过错”原则,即行为人主观上有过错,导致某种事实的发生,行为人才承担。如果行为人主观上无过错,即不承担。这一原则在我国的刑事立法和民事立法中均有体现,但在现行有关煤矿安全立法上,这一原则并未得到体现。 还有一点是目前对煤矿发生事故的处罚,偏重于党纪和行政处罚,如警告、降级、撤职等,而大部分乡镇煤矿的矿主是个体户,党纪和行政处罚对他们没有任何约束力。另外,在并处罚款的额度上一般是3万元以上15万元以下的罚款,这对年收入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元的矿主来说无关痛痒。因此,有些矿主见利忘义,违章指挥,盲目蛮干,很容易导致事故发生。特别是有些乡镇煤矿事故一发生,矿主就跑掉了,最后只好由县乡政府处理死亡职工的善后事宜,承担赔偿,乃至法律。“矿主得利,政府埋单”的现象在乡镇煤矿事故处理中屡见不鲜。 再加上现行乡镇煤矿的管理体制十分复杂,产权关系不清晰,名不符实的现象比较普遍。有的名为乡(镇)村矿,实际已经卖给了个人;有的名义上由乡(镇)村经营,实际已经承包给个人,甚至又转包他人等等。不少矿主和承包人看重的是收益,是投资的回报,急功近利,竭泽而渔,根本不重视安全投入和安全管理。有些矿主对政府管理部门的措施和要求几近漠视,在安全管理上敷衍了事,得过且过,冒险生产现象时有发生。 煤矿安全管理——应从四方面筑牢篱笆 从立法上严格。从现行我国《刑法》第135条规定看,存在两个方面的问题,一是没有对煤矿的法人代表进行处罚的规定;二是量刑太轻,起不到惩戒作用,不足以制约当事人的违法行为。特别是在实行行政追究的法律制度之后,出现了事故处罚倚轻倚重的现象,即在煤矿事故的处理上,县乡干部均受到了处罚,矿主却有的逃逸,有的通过各种关系保外就医,有相当一部分是不了了之。煤矿的法定代表人是煤矿利益的直接受益者,因此应该在《刑法》中增加对煤矿发生重大恶性事故的煤矿法人代表应承担的刑事的专门规定。同时要加重对造成煤矿重特大事故矿主及有关人的量刑和处罚力度。某市近三年因煤矿事故而受到处分的市县乡各级干部有200多人,而追究矿主的法律的不足10人。从产权关系、投资主体和经营方式上界定煤矿属性。要对乡镇煤矿的产权构成、煤矿企业组织形式和经营形式进行界定明晰产权,进行重新注册登记。对于乡镇煤矿的组织形式和经营形式也要清理,特别是对普遍存在的没有法律依据的所谓承包托管经营问题要进行清理整顿,要依据有关法律规定,通过公开拍卖、有偿转让股份合作等形式,明确产权主体。从制度上把好矿长任用考核和监督关。矿长必须要有相应的煤炭专业学历和从事煤矿工作的经历,要有煤矿安监部门颁发的矿长资格证书,否则不得任命为矿长,这一条应纳入煤矿安全立法的范畴。从目前情况看,大部分矿长长期不下井,不了解井下安全状况。因此必须把矿长每月下井的次数和召开安全例会次数作为一种制度规定下来,并作为安全考核内容之一。应在法律上明确规定煤矿法人代表和矿长是煤矿安全生产的主体,是煤矿安全的第一人。在安全状里要明确矿长在安全生产上的条款。还应实行事故隐患追究制度,把事后追查事故,改为事前事故隐患追究,凡违反安全生产法律、法规、规章形成重大事故隐患未能及时有效整改可能造成事故的,要对单位、人以及相关管理部门进行事前追究。 安全投入是提高煤矿的安全装备水平、安全生产技术水平和安全监管水平的一个重要前提。重生产轻安全,追逐利润吝啬投入,几乎是小煤矿的通病,特别是承包后的小煤矿这种现象普遍存在。因此,仅靠实行收取煤矿安全风险抵押金制度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建立煤矿安全投入基金制度。用于改善煤矿通风设施,瓦斯监控等安全装备及改革采煤方法,提高煤矿的安全技术装备条件,改善煤矿安全生产环境,增强煤矿的抗灾能力。

内饰
环保项目
经典语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