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思路·微说】北风丝丝

2019-09-14 08:25: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一、官司
清朝末年。钱家村员外钱何牛和儿子钱亦然发生口角。钱何牛倚老卖老,高高地以家长自居,在儿媳和孙子面前扯着三十多岁的儿子的耳朵,百般辱骂;并要扯着儿子的头去撞墻。儿子在拼命挣扎过程中,手肘把父亲的鼻子撞出了血。
这下闯了大禍。钱何牛脑羞成怒,决定把儿子送“五日”。
清朝亦以孝治天下,打了父亲显然迕逆不孝,大逆不道。可以由父亲送“五日”。所谓“五日”就是县官以大逆不道罪,在五日内用各种酷刑把犯人折磨死。听听也使人毛骨悚然。
父亲已跑去县里上诉县官,儿子在家急得六神无主。还是媳妇比较冷静,对丈夫说道:“你赶快去求求伯义先生”。并拿出陪嫁的一些金银首饰叫丈夫帶着。她也知道叫伯义先生帮忙是要付钱的。
同时钱伯义也知道了钱何牛父子的纠纷,他料定钱亦然会来找他。于是对老婆说道:“钱亦然来找时,你说我不在,待到第三次来找时,你叫他到楼上来。”
果然钱亦然急匆匆找上门来时,被钱伯义的老婆推说人不在,回绝了。到第三次找来时,才说人已回来,在楼上。于是钱亦然火急急地上楼。
这天是阴历六月初三,天上骄阳似火,地上暑气蒸腾。只见钱伯义反穿着一件羊皮大衣,坐在西窗下,烘着“手炉”,吸着旱烟。
钱亦然也无心注意这些,急急忙忙把自己的事说了,要求钱伯义帮忙。
钱伯义吸了两口旱烟,慢吞吞地说道:“办法吗,当然是有的,只是……”
钱亦然急忙把老婆的两个金戒指和一付金耳环递过去。钱伯义的话语这才快了许多。他拿出一个封严的纸包叫钱亦然收好,并对他说道:“县官老爷问你话,你不要回答,只管哭,再三问你时,就把这个纸包交上去,保险你沒事。”
二天后钱亦然被抓到县里,县官老爷一拍惊堂木,大声呵斥;“太平盛世,礼教之下,你竟敢殴打老父亲,实属大逆不道。本官将明正典刑,叫尔一命归西。现在你还有何种辩说,从实说来!”
钱亦然也确实被这堂威吓坏了,又牢记着钱伯义的话,所以一句话也不回答,只是跪在堂下“呜呜”地哭。哭得县官也疑心起来,于是再三喝问,钱亦然才把纸包递上去。
县官打开纸包,见里面竟包着一小撮头灰。
县官饱读诗书,十年寒窗,二榜出身。如何不聪明?他立即悟出了这中间的原由。一定是这父亲“爬灰”,儿子忍无可忍,才打了父亲一拳。而这种“家丑”又无法在公堂上辨说。所以只有哭。
这时候钱何牛在堂下磕头道:“大老爷,这逆子不孝,你可一定要为我作主啊。”
县官一拍惊堂木,大声喝道:“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难为你一把年纪,本官不予追究。都给我赶出去,本官懒得管这种家庭丑事!”
一场官司就这么结束了。
常言道,父子无隔夜仇。三个月后钱何牛父子和好如初。一天,父亲问儿子:“阿然啊,你上次用了什么办法,弄得我稳赢的官司却输了?”
儿子答道:“你还要说,我化了两个金戒指和一付金耳环才在伯义先生处买了一个小纸包,这个小纸包往县官老爷那里一送,你的官司就输了。”
自己家破财,自己家又输官司。父子俩越想越懊恼。于是共同去告钱伯义,说他乱出坏主意,骗人钱财,要求退还金戒指和金耳环。
县官传唤了钱伯义,说道:“先生也是孔孟弟子,理应模范乡里;如今竟出下等主意,使我为官判断不公;先生何以自辨?”
钱伯义答道:“老爷,绝对沒有的事,大概有人陷害我。”
钱何牛父子立即与他对质。钱亦然指着钱伯义的鼻子说道:“你还要赖,那天我找了你三次才找到你,给了你两个金戒指,一付金耳环,你才给我那个小纸包。你快把戒指和耳环还给我!”
钱伯义问道:“你什么时候来找我的?”
钱亦然答道:“那天是六月初三,我下午去你家的。”
问:“我在哪里?”
答:“你在楼上西窗下。”
问:“我穿什么衣服?”
答:“你反穿着一件羊皮大衣。”
问:“我在干什么?”
答:“你在烘‘手炉’,还吸着旱烟。”
钱伯义把头转向县官,说道:“老爷,你听听,这不是海外奇谈么?六月初三这样的大热暑天,我怎么会穿羊皮大衣?怎么会烘‘火铳’?还坐在楼上西窗下,我家楼上西窗下午就太阳晒入,这个时候晒太阳不是自己寻死么?”
县官仔细一想,也认为钱亦然在胡说八道,实属荒唐,也非常可恶。这时侯钱何牛又跪下苦苦哀求:要大老爷作主。县官气极了,命令将他们父子各打五板屁股,赶出衙门了事。
钱伯义早就料到会有后患,所以未雨绸缪,早设了安全防护线,避免了日后的麻烦。

二、钱阿毛卖红糖
钱阿毛喜欢做小生意,喜欢贩卖牛、猪、羊;罗卜、白菜、芋艿等一类东西,赚几个小钱。三年困难时期,由于贩卖粮票,还以投机倒把罪坐了三年牢。
整个文化革命时期,老佰姓是不准做生意的;那怕小生意也不准做。做生意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就是投机倒把。人要上台接受批斗,货物则要沒收。
而整个文革期间,社会上商品奇缺。什么东西都要凭票购买。价格虽然很底,但是有价无货,即使你有钱也买不到东西。当然,这时候的老佰姓,衣袋中也基本上空空如也。
七十年代初,钱阿毛通过一些做地下小生意的朋友从义乌搞到了五百斤红糖。这时候市面上白糖红糖十分缺乏,凭票购买每人每季度只有半斤。红糖价格官价是每市斤二角伍分;而黑市价每市斤是五角。钱阿毛从义乌拿每市斤三角八分,如果全部卖掉,可赚五拾余元钱。这在当时可是一笔不小的钱,一个农民辛辛苦苦劳动三四个月,才有这点收入。
第一天钱阿毛用布袋盛了二十斤到梅桥镇上卖,一歇工夫就卖完。不少人还因买不到而懊丧。第二天钱阿毛又拿去三十斤,也立即卖完。钱阿毛还在秤棒上做了点手脚,额外多赚了二斤多糖的钱。
第三天钱阿毛胆子大了,用麻袋挑了一百二十斤红糖去梅桥镇上卖。古语说:“得意不可再往”,不幸的是我们这位钱阿毛同志忘记了这条古训,第三次又上梅桥,結果触了霉头。
梅桥镇“打办室”早接到举报,说市场上有人卖黑市红糖。所谓“打办室”是“打击投机倒把办公室”的简称;该机构专门打击老佰姓做生意,使有生意欲的人常常望而生畏。
梅桥镇打办室主要干将是一个叫阿达的人,他是个临时干部,所以他工作特别积极,希望获得“政绩”而能将干部转正。
钱阿毛正兴高采烈地么喝着卖红糖,被阿达逮个正着。任何讨饶求情都变成废话;立即带到打办室。幸亏当时政策较宽容,并不沒收货物,只是用官价強行收购。钱阿毛还有一百多斤红糖,以二角伍分一斤收购,给他二十多元钱叫他走路。钱阿毛连本带利损失了三十余元,心中大叹悔气。
生意做亏了总要翻本,钱阿毛也苦苦思索如何翻本。不久终于被他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钱家村的南山是一座黃土山。山上的黄土其色泽、颗粒与义乌红糖十分酷似。钱阿毛装了两麻袋黄土,每袋上面盖上红糖二三斤。又挑到梅桥镇上叫卖。他故意把价格叫得很高,目的是希望散卖一笔也不成交。
阿达上次用低价強行收购了一百多斤红糖,自己单位不用说,镇革委会,派出所,财税所等单位的干部都分到了官价的红糖。大家都夸阿达能干,会办事。阿达自己也沾沾自喜,骨头发松。
阿达一看到又在卖红糖的钱阿毛,心中大喜。心想这一次又可以奉承许多上级领导了。这对于自己的干部尽快转正是大有脾益的。心中一边却有些为钱阿毛感到悲哀,心想,天下真有这样的大傻瓜,不知是什么地方人,前几天刚刚抓过,今天又送上门来,真他妈的是笨!是笨到外婆家的大笨蛋!
钱阿毛装腔作势地讨了一会饶,当然无用。老规矩,连人带货逮到打办室。红糖一过磅,正好一百五十斤。三十七元伍角钱和一张收购单递给他,叫他走人。
就这样,钱阿毛用“偷梁换柱”的办法用二麻袋黄泥卖了三十多元钱,除了挽回了上次的损失外;还额外多赚了几元。
阿达可惨了,他笑钱阿毛是大笨蛋,结果自己倒真正变成了大笨蛋。直到分红糖时才发现是黄泥。其时钱阿毛已杳如黄鹤,消失得无影无踪。自己赔钱不说,还挨了好几个领导的批评。他干部转正的事,只好又遥遥无期了。

三、三个小偷
三个小偷一起去大户人家偷东西。爬上围墙,下面的园子黑漆漆的,不知深浅。于是老大先下去探路。
老大向下一跳,下面正好是一个大粪坑,粪水齐腰,臭不可当。老大心中大骂晦气,口里却叫道:没事,下来。
老二纵身一跃,也落入粪坑中,正想大骂,被老大捂住了口,老大继续向墙上发令:下来!
老三当然也跌入了粪坑,他埋怨道:你们两个人都落了粪坑,也不提醒我一声,真没义气。
老大说道:我们是兄弟,理应有难同当。任何事要讲公平,三个人中如果有人不落粪坑,这就不公平,如今大家都落了粪坑,大家都没话说,大家都用不着讥笑,这就公平。

共 1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官司》将钱伯义的机智描写地惟妙惟肖。风格幽默,风趣。《钱阿毛卖红糖》通过阿达没收钱阿毛红糖的事情,寓意了聪明反被聪明误这个道理。《三个小偷》篇幅虽短,却幽默讽刺了三个小偷人性中的弱点。这是三篇非常精彩的微型小说。人物形象塑造得丰富生动,对社会上种类人物,作者信手拈来,便成了一个个有血有肉,真实可信的艺术形象。人物形象的千姿百态和纷繁众多的思想内涵以及独立的人物个性特征的描写,使这几篇微型小说更添光彩。推荐阅读。【编辑:蓝心儿】【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12116】
1 楼 文友: 2012-12-21 07: 0: 很具备微型小说特点的微型小说。问好作者! 当你快乐时,你要想这快乐不是永恒的。当你痛苦时,你要想这痛苦也不是永恒的。
2 楼 文友: 2012-12-22 11:56: 6 娴熟的笔力,深厚的文化底蕴,不仅仅是书就内涵深永的篇章,而是给予人以教益和启迪。遥握,问好。 淡然静美悟禅花孩子眼屎多
小儿口舌生疮
人的前心背心痛是怎么回事
小儿流鼻血怎么回事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