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流浪仙人第950章剧毒药物

2020-01-20 04:03:3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流浪仙人 第950章剧毒药物

.第95o章剧毒药物

饶是大奥术师一身‘石肤术、高等法师护甲’等保护法术,但总有防护较弱的部位。被这劈头暴雨般的急连刺,狠狠刺中腋下、肋间、颈侧、骨缝等弱diǎn,顿时血花飞溅,染的绿衣diǎndiǎn‘红花”痛的哇哇大叫、奋力挣扎,却被钳身大颚夹的死死的,哪里能动?更糟的是——这刺身的利剑上还有极其强烈的剧毒直接狠杀进所有脏腑、神经中,顿时头脑昏沉、手脚哆嗦,连挥动法杖施展极冰射线御敌都不行

但好在这座别墅下暗藏一个复杂的魔法阵,内中法术都在自己的意识控制之下瞬间大奥术师动地下魔法阵施法上身。被大颚死死架住的他周身一闪‘任意门’绿光,就呼地一下传送消失了

唉变身为大力‘土巨怪’的白魔女心中长叹:该死的传送法术,还是让他跑了希望剑上的剧毒还能起作用,毒死他正想着却见油雾弥散的大厅中忽然雾气渐消——是反应过来的培罗教会圣武士、别墅的护卫法师们用‘高等解除魔法’一diǎndiǎn驱散了全部油雾,虽然双方还法术互射、刀剑来往的呼呼啦啦砍成一团,但也都现了这边‘土巨怪’。脑筋灵活一diǎn儿的已经觉不对,叫嚷起来:“有人刺杀大奥术师”而方才受创未死的培罗主教更是捂着满脸创伤喊道:“都不要乱来先讲清楚”见大势已去,变身为大力‘土巨怪’的白魔女一横心,‘咚’地撞破门窗飞逃出去。迎面就是一个神色颇为淡然的蓝袍牧师,旁边还有那位老法师,正蹲在地上拼命的呕吐,看来还没从刚才味道古怪的油雾熏陶下缓过劲儿来。

‘土巨怪’正欲抬剑强杀过去,却见那蓝袍牧师悄悄指了指斜上方屋dǐng——那里正有一个身披魔光灵灵上等铠甲的高等战士闷声不响的偷偷摸摸一跃而下,带着劈石分金的强横杀戮力直剁‘土巨怪’的甲壳脑门

得到隐晦提示的‘土巨怪’翻手‘当’地一剑格挡,虽然被剑上传来的刚猛巨力震的踉跄几步,但到底躲了破头之危。而偷袭失败的重甲战士也是武技精湛、力大强猛,瞬间已经回劲儿过来,对准敌人的喉咙,宛如雄狮强攻般呼啸一剑,重重扑上

‘砰’地一下,他重重扑到了地面上~~砸的一地灰尘。原来是脚下不知何时冒出一条条比大蟒还粗壮的纠缠蔓藤,瞬间缠住腿脚,还像该死的绿触手般疯狂缠上身来定是这‘土巨怪’捣的鬼当下大叫:“是大地母神教会的余孽她在这儿,快来人啊”

‘土巨怪、缠绕巨藤’这些土领域、植物领域的东西正是最近各地凭现的大地母神教会余孽这些仇恨都被急吸引过来了,远处还在观望戒备的两个护卫法师遥遥的施展‘次元锚、力场监牢”次元锚的绿光先狠狠射来

糟了中了次元锚的白魔女顿时大惊,如果再被‘力场监牢’罩住,真是插翅难飞就在此时忽见斜对面的蓝袍牧师忽然大喝一声:“余孽受死”手中‘啪’地暴射一道耀眼雷电,如烈剑撕空般重重劈来

‘啊’被雷电狠狠击飞出去的她刚惊叫了一声,却猛然现这一电竟然不是雷电伤害而是力场效应好似被飞击掌打中一般,虽然顺势抛出老远,但其实受伤不大。立刻乘机借力一个翻身大跃,瞬间离开了‘力场监牢’的射程。然后她急急的展开浑身‘隐雾术”在滚滚云雾弥散、遮掩下消失的无影无踪,无人能知去向。

除了附在她身上的一diǎn略似‘妖火术’的星质物。

酒店大屋外的街道上又传来‘咚咚咚~~’的大构装体走动声,大老远就把这里的门窗震的微微颤动,也震的子爵夫人心思焦急。一大早就听説城里出了大事儿,大奥术师被人行刺,身中奇毒后昏迷不醒,传闻是培罗教会干的。而培罗教会的主教也受到偷袭,据説是大奥术师的人干得。反正双方的手下牧师、法师、战士们全都在城内剑拔弩张,你调动金铠闪耀的魁梧圣武士哗哗啦啦的筑起街垒,我调动宛如小楼、咚咚作响的机械构装体四下走动,挑衅炫耀。把个热闹街道搞成了肃然压抑的准战阵,真担心他们在城里打起来。如果那样的话,自己的丈夫可就更难出来了。真是揪心揪的心痛啊。

但门外‘咚’的一下闯入了格林姆,立刻带了一个好消息:“姐姐有件大喜事——检察官答应帮助我们向培罗教会要人还説他们已经查明子爵大人确系无罪,如果培罗教会不放人,他们也不会善罢甘休,就是闹到国王那里去也要把人弄出来”

啊?淡雅的子爵夫人顿时兴奋的满面娇红,激动的白嫩双手紧握成拳,几乎都要放肆的跺脚庆贺了:“真的?怎么~~怎么突然就要帮我们?开始不是説~~完全没有希望吗?”

心情复杂的格林姆答道:“有钱能使鬼推磨嘛。我又托那位办派对的侯爵大人去请了总督身边的大官,可能是打通了一些关节吧。所以他们的态度就来了个大转弯。”至于大奥术师受刺与本事的关系,他压根就没考虑过。

幸好,激动的子爵夫人也没考虑过,一想到几个月来的等待与反复曲折终于有了diǎn儿盼头,顿时两行清泪不觉留下,只觉得好亏欠好亏欠这位体贴人的‘弟弟’:“真是感激不尽,又让你破费了,我们家~~我们家~~”她已经呜咽的説不出话来,淡雅的脸上满是让人怜惜的悲凄之色。

格林姆咬了咬牙説道:“我们是姐弟,做这些都是应该的。姐姐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姐姐你不要伤心,还是准备准备案件的材料,可能这几天还会有检察官过来调查情况,或者请我们过去配合行动。您准备准备。我去找艾力露牧师,请他再去总督和几位大人耳边使把劲儿”

子爵夫人轻声答道:“谢谢你~~”她漂亮的头不知不觉低下:“弟弟~~”声音很甜、很美,撩得格林姆心中微荡。

东郃子在平坦的酒店屋dǐng上指diǎn乐琳练剑,只见她外在身形如灵猫进退飞、风来电去一般一纵便是数十尺,上跃似灵鸟轻盈冲天、下劈似猛禽闪击落地,使人目不暇接。身边一道凌厉剑光好似飞蛇流光纵横开合,晃出道道森然冷光,耀彻人心

而她身内,炼炁术把正能量和肌体融合到一体,顿时耳目明晰,方圆百尺内大到人物、小至飞蝇全都能清晰的一一辨认,尽在头脑之中全身片片筋骨肌肉全都在心神掌控之下,进退只见一寸皆能准确拿捏,出手之时一毫皆能准确无误因此飞身如电的一剑刺向前方细线所悬的瓷盘,只听‘沧~~’地一声微响,如蜻蜓diǎn水般‘砰’了一下厚厚的盘子便飞撤走。

但盘子上却留下了一个铅笔芯粗细的小洞盘后所贴的一面铁皮也被击穿了,而整个盘子不但没有其他破损而且纹丝未动旁边东郃子diǎn头道:“这次的控制算是到位了。”原来他们是在练习活化力量成力场,再以力场覆在剑上,触物之时便如剑气般一击打出,直攻要害故而此等剑法看似轻盈、沾身即走,其实却如长针钻体,歹毒非常説着东郃子又拿出一颗药丸来递给乐琳去吃。旁边正准备上前説话的格林姆,便羡慕道:“又是什么好东西呀?”

“毒药。”东郃子淡淡的答道:“虽然毒性只有氰化钾的一半,但也已经够厉害了。”

格林姆差diǎn儿被吓噎着了:“毒~~毒药?这是想干嘛?”却见吃了毒药的乐琳没理他,径自闭目调气,宛如等死一般好在旁边的东郃子解除了格林姆的紧张和惊诧:“上次观看那个传奇牧师的‘光耀众民’后,对正能量的了解加深了一层。所以改进了乐琳的‘正武者’技艺。现在就试试效果。一是试验正能量活化力量之后的罡力,二是试验她大移除术是否得到了提升。”

只见服下剧毒的乐琳脸上一阵紫一阵白,身上甚至冒起了一阵若有若无的淡光,似乎是特殊正能量散的魔法灵光,然后光芒消散、脸色复原。她面有喜色的睁眼道:“消除了好快就消除了真的有用”

本应高兴的时候,但东郃子却还是有些怅然:“但依然无法提升力量、敏捷和体质啊。按理説正能量是可以激活这些能力的。到底哪里还有缺陷呢?”旁边心急的格林姆已经没功夫等他思索几天几夜了,上前説道:“检察官已经答应帮助我们去解救夫人的丈夫。您如果去总督那里加把劲儿,相信事情能更快解决。”

东郃子忽然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你倒是转了性子?哈哈哈哈~~你急也没用,不急也没用。这是培罗教会和大奥术师之间的事情,他们的事情可大着呢,岂是我们这些外人能干扰的?上窜下跳对我们并无实际帮助,最好的办法是一边打听消息,一边等他们争,看到底能争出个什么结果来。”

黑龙江盛京白癜风医院正规吗
隆回县中医医院预约挂号
吉林治银屑病的医院
泉州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济宁较好的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