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泳

投资款变高利贷 引最高检关注的控告案因何迟迟未结?

2019-12-08 01:10:0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201 年8月6日凌晨,陕西省商南县人大代表、宏润集团董事长胡绪峰被来自延安市公安局的9名民警强行带走。

事后证实,延安警方的这次跨区 抓捕 并未履行向当地人大常委会申请许可的法定程序。

被拘禁的1 天里,胡绪峰按照办案民警的要求,向 债主 归还600万元后,被获准 取保候审 。其 债主 系时任延安市公安局国保民警薛某河。

事后,胡绪峰对涉案民警展开持续5年的检举、控告,始终未获受理。

值得关注的是,此案中延安警方始终未能向胡绪峰提供 立案决定书 。

1000万投资变高贷 县人大常委会发函摆公理

胡绪峰与薛某河的 过节 源于7年前的地产项目 股转债 投资合作。

2011年4月,胡、薛二人就胡持有60%股权的一宗地产项目达成投资合作,薛以1000万元对价受让胡所持项目股权的10%。此后,薛向胡实际控制的宏润集团指定账户转账1000万元。

由于时值宏观调控,项目遇阻进展缓慢。一年后,在薛的数次催要下,胡同意将投资款变更为1000万元高息借款。

2012年12月,胡向薛归还了400万元。次月,胡被迫向薛出具 1840万元本金,月息5分 的借条。

而胡不知情的是,同年7月薛已通过其连襟李某向延安市公安局报案称 遭遇诈骗 ,称先后向胡支付1840万元, 其中840万元为现金 。

201 年8月5日,薛和8名延安刑警赴商南县,于次日凌晨对胡实施 抓捕 。

延安警方所称的 李某报案 让胡大惑不解:他和报案人李某素不相识,更无任何经济和生意上的往来。

带队抓捕的是延安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大案大队大队长。在胡被带离之前,商南警方告知该大队长一行,胡系商南县人大代表,相关强制措施需按照法规履行申请程序,但未获理会。

延安市公安局刑警支队的一份调查报告证实,抓捕前经向商南县人大办公室求证,胡确系该县人大代表,但因 胡绪峰户口已迁入西安市,其人大代表资格已终止 ,遂对胡实施了刑事强制措施。

延安警方的这一说法随即遭到商南县人大常委会的反驳。在事发后致延安市公安局《关于你局非法拘禁我县人大代表胡绪峰的函》中,商南县人大常委会确认胡系该县第17届人大代表, 其代表资格合法有效;未经我县人大常委会许可,你局对胡绪峰代表采取限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违法 ,同时要求该局 立即纠正违法行为。 但延安警方仍未予回应。

胡在实名举报信中称,在此后辗转西安、延安两地的转运中,延安警方对其动用了重型手铐、脚镣等刑具。

刑警队大院里劫车 法院启动查封物评估拍卖

201 年12月 日,延安市公安局通知胡绪峰前往办理 解除取保候审手续 ,同时返还此前被扣押的奥迪A8轿车和两辆丰田越野车。

令人始料未及的是,胡绪峰的委托律师刚办完返还手续时,薛某河带领20余名手持刀棒的人员冲入院内,公然抢走了返还车辆。后该事件经网络媒体曝光,引发舆论关注。

12月5日,延安市公安局在情况通报中称 事发突然,民警全力阻拦未果 ,并称 薛某河与胡绪峰之间存在债权债务关系 。

次日,延安市公安局召开局长办公会,决定对薛某河予以辞退,并以妨害公务作出行政拘留。

同日发布在延安市公安局官方网站的通报称, 薛某河身为公安民警,置警令法规不顾,参与营利性经营活动,特别是12月 日,与其连襟李某等20余人将公安机关返还车辆中的两辆车强行开走,在社会上造成恶劣影响 。通报认为,薛某河的行为违反了人民警察法第二十二条第十款之规定,根据《公安机关人民警察辞退办法》第五条第五款规定,决定对薛某河予以辞退。

201 年12月5日, 劫车 在逃期间的薛某河以 借贷纠纷 将胡绪峰诉至延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同日,法院查封了胡价值1000万元的车辆、房产。

2014年7月8日,在两度驳回胡的管辖异议后,该案在第一被告宏润地产法人代表未到庭的情况下开庭审理。

进入诉讼程序后,薛多次变更诉讼请求和诉讼标的额,均得到延安市中院支持。

2015年12月14日,延安市中院作出一审判决,除对利息超限部分未予确认外,支持了薛的其他全部诉求。在胡退还1000万元后,法院判令胡与薛之间借款关系成立,胡仍需向薛偿还本息约627万元。

胡不服一审判决遂上诉至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年7月22日,陕西省高院以 原审认定事实不清,程序违法 为由,裁定撤销原审判决,发回延安市中院重审。

2017年7月19日,延安市中院重审改变了案件法律关系属性,法院将起诉书中的借款改为 投资转借款 ,判令宏润地产偿还薛本金514.98万元,并按照24%的年息承担自201 年8月至实际清偿之日的利息,担保人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胡再次上诉。后陕西省高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目前,该案已进入强制执行程序,启动对诉前保全查封的(薛某河抢劫)车辆及房屋进行评估拍卖。

持续控告引最高检关注 层层批转却仍无进展

从取保候审起,胡绪峰便开始对涉案民警、法官的持续举报和控告。其举报内容包括:延安警方违法跨区抓捕人大代表、未经合法程序对人大代表采取强制措施,非法拘禁人大代表、插手经济纠纷、替同伙讨债、在其取保候审期间讨要高额利息及薛某河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等等。

胡的控告引起了最高人民检察院的重视。2014年5月,最高检将控告批转至陕西省人民检察院,后被转至延安市人民检察院、宝塔区人民检察院,时任反渎职侵权局副局长负责侦办,但至今无果。

2015年12月7日,延安市公安局对胡涉嫌诈骗案作出撤案决定。2016年4月16日,陕西省检察院再度将胡对涉案人员的检举控告指定由榆林市检察院查办,但至今已近 年,仍无进展。

与此同时,胡多次向延安市公安局、宝塔公安分局、刑警支队、部门指控薛涉嫌抢劫、敲诈勒索、诬告陷害,均未获受理。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杨立新指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法》第三十二条明确规定,县级以上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非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许可,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非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许可,不受逮捕或者刑事审判。此外,胡绪峰和薛某河之间的经济纠纷,经延安市中院和陕西省高院一审、二审,以及重审的一审和二审判决后,确定双方系民间借贷民事法律关系,足以证明胡绪峰不存在诈骗。

2018年11月16日,胡绪峰的代理人从薛某河 劫车 当日接处警的南市派出所得知,延安市公安局刑警队的报警案由并非涉嫌抢劫犯罪。

12月4日,胡绪峰的代理人再次联系延安市公安局,询问其针对薛涉嫌抢劫及诬告的报案受理进展情况,得到的答复依然是 需要了解具体情况后再回复。

而在与当初带队 抓捕 胡的前述延安市公安局刑警支队大案大队大队长交涉时,其回应 案子办错了有组织负责 。

石家庄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汕头包皮过长的医院那里好

张家口市第一医院怎么样

长春中医看牛皮癣医院

聊城牛皮癣医院哪家好

小孩脸黄怎么办
小孩吃什么健脾胃
一岁宝宝不爱吃饭是什么原因
怎么调理小儿脾胃虚弱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