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借众筹进行二次创业

2019-11-18 18:25: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众筹在泉州并非新鲜事,去年“百思咖啡”“微梦想”等众筹咖啡馆以关店告终。

今年,泉州众筹项目再度起航,多个传统行业欲借助众筹这一模式进行“二次创业”,然而,众筹项目运营中却困难不少,其中筹钱、筹人、筹智这三者难筹全。

跨界玩众筹

“我预计这个牙科众筹项目要2-3年才能运作起来。”泉州丰泽区的一家牙科医生谢燕峰告诉记者,他的牙科诊所众筹项目,首先要召集3—5个牙科医生以技术入股,辅于2—3个具备较强业务能力的非医生合伙人以资金入股,打造高效、专业的医疗团队。

“其实开办一间诊所的费用不高,目前投资意向的资金已充足,但项目却在筹人上遇到瓶颈。”他说道。

而去年曾在泉州广泛号召创办“云咖啡”众筹的林先生,至今仍在寻找有意向的股东合伙人开办一间综合型的咖啡馆。“去年泉州多家众筹咖啡馆的失败例子,促使我们改善商业模式运行的机制,后来在上海我们先试水开办了一家,集咖啡餐饮、商务办公、项目路演等一体的综合型众筹咖啡馆,未来希望模式成功后也能根植在泉州。”林先生说。

同样一直筹划生态农业众筹的洪先生,也因筹钱难、有机农产品消费市场不成熟而放缓了众筹项目。“这个项目不仅前期难盈利,甚至需要增加公益性服务,想找到‘烧钱’的投资人很难。”

困难不少却挡不住创业的热情,今年泉州不少传统行业悄然跨界玩众筹,多数项目仍在不断探索。比如安溪县茶企也试水农产品预售的众筹模式;泉州天荷菜根开办素食众筹餐厅,在核心股东出资150万基础上,剩下的150万资金分为75股,每股2万元,参股的股东可获得2万元该店消费券;还有泉州黄手套丰通汽车服务也启动类似“团购服务”的众筹模式等。

筹人比钱难

有业内人士认为,并非所有行业都适合众筹模式,通常情况下,吃、穿、住、行以及智能硬件产品等众筹项目较容易成功。“要充分考虑行业和众筹的特点,有特定客户群体和本地化特色的项目往往更受欢迎。”

医疗性质的牙科众筹项目有吸引投资者的亮点,客户的忠诚度高,一旦项目运营成功利润可观。不过,这也意味着需要技术臻熟、高超,且具备一定资历的牙医共同参与,这也是谢燕峰的项目遇到的最大难题,即筹人比筹钱难。

“一开始众筹项目在互联网发起后,全国各地的牙医有合作意向不少,这一方面说明了项目的市场反响不俗,但也意味着筹人的成本很高。”谢燕峰说,泉州本地一些已有一定资历和顾客群体的牙医更愿意单干,毕竟任何的众筹项目都存在一定的风险,因此泉州本地牙医的合作意向并不乐观。

相较之下,外地牙医虽有合作意向,但需要解决本地生活的安置成本,且一旦外地医生到泉州工作就意味着丧失原有的客户群体,医生需要重新积累客户资源,诊所可能会面临1—2年内无盈利的风险。

“目前在筹人方面面临两难问题,要召集一批有技术、有分享优质医疗情怀的牙医很难,但我们必须保证项目的技术含量,牙医的占股比例不少于50%。”为此,谢燕峰目前打算自己培养牙医人才,内部孵化项目,预计项目需要1—2年才能上线。

除了医疗行业筹人难,众筹咖啡厅模式则面临商业模式变革的挑战。今年操盘了20多个项目的,厦门桑梓投资管理公司董事长夏希东认为,众筹咖啡厅的“咖啡梦”成本高,主要是商业模式问题,咖啡厅的业务不丰富,没有盈利点,无法平衡成本。“众筹项目能否成功,领投人很关键。带着公益性质的众筹是不能以盈利为首要目的,也就是说项目亏损或止损的点是股东可接受的,而股东更注重项目的参与感。”夏希东说,以厦门一家爱特咖啡馆为例,这家背后有著名天使投资人蔡文胜,美图秀秀CEO吴欣鸿和刚在香港上市的飞鱼科技CEO姚剑军等近100位股东投资的项目,互联网基因强大,带有创业孵化的平台,虽然至今未盈利,但股东已享有多个优质项目的优先投资权。“爱特咖啡的股东目的在于找好的投资项目。”

而在夏希东看来,众筹模式难以做起来,与股东将众筹作为投资理财的心态有关。“所有众筹项目是不以股权或是资金作为回报,项目发起人更不能向支持者许诺任何资金上的收益,对项目的支持,属于购买行为,而不是投资行为。”他说,多数众筹项目的前期是不盈利的,资金回报周期长,投资回报率一般不高。“然而对于大部分草根的众筹项目,股东是无法接受项目的止损点的。”

太原治癫痫哪个医院好
西藏妇科医院哪家好
淄博男科医院
诸暨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广州市海珠区中医院
分享到: